CPI上漲背后的糧價之憂


?? 本文首發于《上海證券報》2010年8月17日。


??? ?CPI上漲3.3%是高于預期的,二季度經濟增速沖高回落,7月份工業增加值的增長繼續下滑,7月的PPI上漲幅度也在下降,唯獨CPI逆勢上揚,創出年內新高。有人擔憂通貨膨脹的壓力上升,其實不然,從CPI的統計分類板塊看,以3.3%為中值,高于3.3%有兩大類別,一是食品類上漲6.8%,二是居住類上漲4.8%。食品類在CPI統計中的權重高達34%,居住類的權重為14%,兩項合計占比高達48%左右。中國CPI統計的居住類不含房產,主要是房租,所以7月CPI的上漲主要來自于食品和房租的上漲,在食品類中漲幅較高的是糧食價格。


???房租上漲主要是樓市調控的政策效應,在樓價下跌的預期之中,購房者在觀望中“以租待購”,推遲購房而選擇臨時性租房推高了城市的房租水平。但是糧價上漲的原因較為復雜,有中國本土的原因,比如自然災害導致部分地區的糧食旱澇絕收。還有國際市場的原因,俄羅斯的糧食出口禁令讓小麥價格一天就上漲了10%!回頭看,國際糧價的上漲也漸漸波及中國,誘發了輸入性的糧價上漲。


?? 風起于青萍之末。最近一段時間,農產品市場的怪事兒很多,網絡流行語頻頻出現與農產品相關的新詞兒,比如“蒜你狠”,“豆你玩兒”,“姜你軍”……雖然每一種農產品漲價都有特殊的故事,但這些怪事兒怎么都湊在一起了呢?過去四五十年,全球比較大的糧荒發生過6-7次,每次糧荒也都有特殊的原因,但如此頻繁的發生卻使人聯想到地震和火山爆發前的地殼運動。對糧價最敏感的價格指數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最近報出的小麥期貨價格漲幅驚人,但愿是一場虛驚!


?? 中國是人口大國,18億畝耕地是國家安全的“高壓線”,因為人口大國絕不可一日無糧。美國的國際戰略也從未忽視過糧食,尼克松總統主政時期的國務卿基辛格博士當年講的三句話一直是美國的戰略準繩:“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誰就控制了人類;誰掌握了貨幣發行權,誰就掌握了世界!”過去多年,美國農業一直是虧損經營的戰略性產業,政府強制推行“休耕制”,要求農場主們每四年必須休耕一次,違規者罰款,休耕者補貼。美國田納西大學的農業政策研究中心所提供的數據表明:1990-1998年間,美國農業補貼的金額每年都在100億美元左右,1998年后提高到每年200多億美元。從1950年至今,美國的農地規模從12億英畝下降到9億多畝,但在同期,農業的機械化和規?;斤@著提高,所以美國始終保持著世界農業第一大國的地位,其現有農地規模為中國的3.1倍。中國有句成語曰:韜光養晦,厚積薄發。這句話用在美國農業的國家發展戰略上可能最為貼切,因為美國農業和航天軍工產業一樣,是美國傲視全球的實力象征之一。如今美國對石油價格的控制力日趨下降,對美元匯率的控制力也漸趨弱化,手中還有一個撒手锏,這就是糧食!全球糧食貿易的80%控制在四大跨國糧商手中,其中排在前三位的都是美國的百年老店!


?? 7月份CPI上漲3.3%是一個預警,但不是通貨膨脹的預警,而是糧價飆升的預警。中國應該向美國學習補貼農業,以推進中國農業的機械化和規?;?,但要時刻防范美國公司操控糧價制造糧荒的危險。石油,糧食和美元,這是美國試圖控制世界的三大戰略資源,糧價之憂遠勝于通貨膨脹之憂,若能把輸入性的糧價上漲因素從CPI的統計中剔除(非常困難),我估計7月份的CPI上漲幅度應該在3%以內,所以萬萬不可僅是由于CPI的超預期上漲而貿然收緊銀根并提高利率。如果全球糧價確如芝加哥期貨交易所預期的那樣再度飆升,8月份CPI的上漲幅度還會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