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的普世價值(中)


???本文首發于《上海證券報》2010年9月29日。


???企業文化的普世價值是利-智-信,起步期的企業必須逐利求生存,成長期的企業始于創新求發展,成熟期的企業守本守信求規模,所以利潤是根,創新如命,信用為本。


?


認清“利-智-信”


?? 企業文化不能回避“利”,商人講文化而不言利,這是商人的虛偽。從商者,可自我冠名為儒商、仁商、德商等等,都是反商業文化的雜交概念,混淆了社會人文與商業文化的差別。商人逐利乃天經地義,亞當·斯密寫了兩本書:一本是《國富論》,另一本是《道德情操論》,前者解讀財富的性質和起源,解讀了理性經濟人的行為;后者詮釋社會人的道德情操,解讀了理性自然人的行為。企業家群體,是人格分裂的二元化行為主體,作為自然人可立德立言,作為企業家要成長創新。因為,企業家是公司創新成長的永動機,而利潤則是永動機的潤滑油。自然人的天性可以溫文恭儉讓,而企業家的天性卻必須承擔責任,挑戰風險。


?? 企業文化若絕口不言“利”,不僅漠視了資本家的逐利天性,而且違背了企業家的誠信準則,看似高雅智慧,其實虛偽愚蠢。在商業文化中,“信”高于“利”,“利”高于“智”,特別是管理上市公司的企業家,誠信為本,“信”有三面:一要面向投資人,求信用;二要面向管理團隊,求信任;三要面向消費者,求信心,三者缺一不可。企業家的價值實現高度依賴于資本、團隊和客戶,而資本重“利”,團隊重“智”,客戶重“信”,企業文化的普世價值就是“利-智-信”,其價值實現的方式可量化為企業的利潤、創新和商譽。


?? 企業家和普通商人的差異在于“智”,沒有智慧的商人如過江之鯽,有智慧的企業家是百里挑一。企業之“利”若包含了創新利潤就是“厚利”,有別于普通商人的“薄利”。猶太商人崇尚“逐厚利”,中國商人注重“薄利多銷”,我們常說猶太人貪婪,這可能包含著自卑。消費者若愿意支付“厚利”的價格,是因為在“厚利”之中有企業家的溢價,也就是“智”的貨幣化。


?


企業文化與有文化的企業家


?? 現實生活中的企業都是由個性化的企業家所代表的,有文化的企業家就像名牌商標一樣,以其個人魅力和領袖氣質使企業流光溢彩,但卻不能因此說沒有文化的老板們就不是企業家。企業文化的價值和企業家的文化素養不同,這是共性與個性的統一,標準化和差異化的和諧。


?? 有文化的企業家會給企業帶來特殊的溢價,因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文化認同會產生團隊的凝聚力,從而淡化赤裸裸的利益關系。在股權投資產業中,投資的成功仰賴于天時、地利、人和,其中“人和”最為重要,天有不測風云,商場無窮變幻,惟有“人和”是可以經營的。


?? 因此,有文化的企業家能把企業文化較快從“利”升級到“智”和“信”的層面,將企業的逐利行為升華到智慧與誠信的貨幣化,而創新和守信是企業的厚利之源?,F代企業的文化是厚利文化,所以資本市場才會給企業兩種溢價:創新溢價和成長溢價。(未完待續)